首页 读书“医生吃回扣”不该“久病难医”

“医生吃回扣”不该“久病难医”

  ■社论要真正解决医生吃回扣,还是要实现医药分离,从制度上切断医生吃回扣这一利益链条,这份清单所列药品标明了药品通用名、生产厂家、规格、供应价、可负担性等内容,从表中披露的一些数据,显示出辅助药、营养药在采购中的“非正常现象”:价格高的辅助性药品冲进药品采购排名前列,而非患者急需且价格合理的药品,近日,央视记者历时8个月调查上海、湖南6家大型医院,发现医药代表提成是药品价格的10%,医生收的回扣则是药品价格的30%至40%!央视的调查引发不小的社会反响,也再次向我们展现了,医生吃回扣这一问题绝非个案,按照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药价可负担性指标,超过1则视为“差”

  国家卫生计生委已经要求上海、湖南两地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对报道中涉及的高价回扣事件展开调查,并及时向社会公布调查结果,对涉及的违规人员依法依规严肃处理,一旦指标超过5,则表明达到难以负担的程度,对应现存医药制度弊端,就是医药不分问题。

  一些药品的可负担性指标甚至超过100,患者的经济压力可想而知,所以说,要真正解决医生吃回扣,还是要实现医药分离,从制度上切断医生吃回扣这一利益链条,有的药‘作用小’,但‘用量惊人’,其中也暴露出处方的不合理性。

  去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记者采访发现,别看营养药、辅助药不起眼儿,但在一些医生的处方中却唱起“主角”,由省级平台直接进行医药采购,可以尽可能减少医药代表与院方和医生相勾结,导致药价浮高问题。

  控制辅助性药品的使用,近年来被列为医改的工作重点之一,在央视记者采访中,医药代表称,若医院药品采购目录里有两种药治同一种疾病,医生一般会开回扣比例高、金额大的药品,有关部门唯有拿出壮士断腕之勇气,步步为营,方能逐步奏效,其实,并没有法律要求患者必须到公立医院购买处方药

标签:医药 医生 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