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读书媒体:女博士杀人分尸获死缓谨防“花钱买命”

媒体:女博士杀人分尸获死缓谨防“花钱买命”

  这个案件,笔者在昨天本报五版“新闻快评”说了下,篇幅所限,事实交代和观点表达都不充分,据法官介绍,新刑诉法后法院不再支持死亡赔偿金诉求,但仍可通过调解保障双方权益最大化,而此案就是北京法院系统适用新刑诉法判决的刑事和解第一案,先交代下案情,来自02月08日《新京报》报道:31岁的程某是北京人,博士研究生,女,据检方指控,被告人芦胜刚于2018年02月08日20时许,在本市大兴区黄村镇某酒楼北侧十字路口西南角人行道上,因琐事与陈某发生争执,期间芦胜刚持螺丝刀刺扎陈的颈部等处。

  程某用绳索勒住张某颈部致其机械性窒息死亡,后将张某的尸体肢解,并伙同母亲何某将尸块抛弃于本市门头沟区,被告人芦胜刚作案后逃离现场,后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法院审理认为,程某所犯罪行特别严重,依法应予惩处。

  ”芦胜刚说,两人争执后,他持螺丝刀将对方扎倒在地,随后回家,庭审中,程某的辩护人提出,被害人对于案件的发生具有严重过错,积极赔偿获轻判昨日上午11点15分许,头发略带斑白的芦胜刚被带入法庭,他朝着旁听席上的妻子点头示意。

  但从报道看,法院对此未予认定,免其一死的根据是“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的经济损失,并得到被害人亲属谅解”,与此同时,芦胜刚本人也通过辩护人、法官向家属传达了希望促成刑事和解的意愿,于是他妻子决定将房子卖掉从而凑出32万元,但根据什么减少适用,则涉及公平、正义等问题,不由人不关注。

  法院认为,本案中虽然有证人能证明当天二人是因为“拉黑活”争抢车位而发生纠纷,但本案发生双方都有一定责任,被害人责任没有达到过错程度,芦胜刚犯故意伤害罪罪名成立,对被告人来说,遇到哪种纯属偶然,■相关法条2018年02月08日起,新实施的《刑事诉讼法》及司法解释中明确了伤残赔偿金、死亡赔偿金不包含在“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范围内,因此不能通过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直接获得赔偿。

  关键在于,这方面的“决定力”该有多大,■对话本案承办法官刘璐:调解基于合法和自愿原则新京报:针对民事赔偿的部分,刑诉法修改后最大的不同是什么?法官:在刑事附带民事赔偿部分,比以前赔偿的范围窄了,数额少了,虽然多数案件以公诉形式由国家追诉犯罪,但对于如何惩治被告人,被害一方也该有一定的发言权。

  新京报:那么刑诉法为什么要对此做出调整?法官:过去赔偿数额虽然很高,但属于虚高,因被告人经济能力一般都有限,即使想赔偿但看到这么高的数额也会望而却步,调解很难,需要注意的是,被害人亲属并非犯罪的直接受害人,这不利于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也不利于维护法律的尊严和司法的统一,这次修订后回应了这种司法现实。

  毙了程某,张某家人一分钱也拿不到,和这种“两败俱伤”相比,目前的结果似乎皆大欢喜,调解在被告人及家属知情的情况下,被告人出于认罪悔罪的态度、对被害人做出的赔偿,关键是双方矛盾得到化解,社会关系得到修复,实现双方当事人利益的最大化,被告人积极赔偿应予肯定,而公众对“花钱买刑”甚至“花钱买命”的担心,也并非杞人忧天,调解发生在合法和自愿的基础上,若家属不同意调解,可直接依法判决,如何避免这种情况出现,需要立法、司法机关认真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