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读书银监会、中钢协联手谋策加速钢企“去杠杆”

银监会、中钢协联手谋策加速钢企“去杠杆”

  新华社北京02月06日电题:清退“僵尸企业”债咋办?——代表委员热议去杠杆新华社记者吴雨、许晟、郁琼源“企业在清理处置过程中,遭遇债权损失与债务负担沉重双重瓶颈,导致‘僵尸企业’多年僵而不死、难以处置,“五一”前夕,在银监会指导下,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在安徽马鞍山召开了典型钢铁企业去杠杆交流座谈会,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推进,如何处置“僵尸企业”债务?怎样约束国有企业财务杠杆?这些成为摆在今年去杠杆工作面前亟待解决的问题,“目前银监会正在进一步收集企业意见,考虑下一步去杠杆等具体操作如何推进,后阶段还会有相关沟通会议。

  ”全国人大代表、华峰集团董事局主席尤小平说,高资产负债率是当前钢企面临的困境之一,“目前非金融企业杠杆率偏高,测算有150%左右,高于其他一些主要经济体,要积极降低企业杠杆率,防范高杠杆率带来的风险。

  “去杠杆”意在“降成本”“钢铁本身是一个重资产行业,在高资产负债率情况下,财务费用较高,影响到企业经营业绩,正常区间应该控制在百分之五六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更多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有效处置“僵尸企业””中钢协统计数据显示,截至02月末,会员企业负债率高达69.97%。

  都本伟认为,对于杠杆率较高、获利能力差的“僵尸企业”可采取兼并重组、债务重组或破产清算等措施,并建立市场化退出机制,积极稳妥推进去杠杆工作,其中,*ST沪科和*ST重钢的资产负债率分别高达104.5%和101.9%,其次是刚刚摘帽的韶钢松山,为95.8%,正是在债委会的协调下,原本山东肥矿集团银行金融债权清偿率仅有4成左右,最终得以保全全部本金。

  行业内也不乏低负债水平的表率”银监会主席郭树清说,高资产负债率伴随着较高的财务成本。

  国有企业如何降杠杆?国有企业在产能过剩行业比较集中,这些企业的特点是投资大、负债高,截至02月末,每收入1元需要支付0.16元财务费用,去年底时更高达0.27元,全国政协委员、银监会特邀顾问杨凯生表示,降低国有企业杠杆率,关键是要找到国企杠杆率之所以高的原因,争取从源头上解决问题。

  而沙钢股份、大冶特钢等资产负债率在40%以下的企业财务费用为负,意味着在冲抵利息支出等费用后,今年第一季度还有额外的利息收入来反哺盈利,2018年决定实施破产重整后,该企业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由引入的民营股东全权负责经营管理,合理控制负债率,板块内钢企平均资产负债率较去年年底降低了0.46个百分点,平均财务费用率下降了0.83个百分点。

  “现在强调管理国企要以‘管资本’为主是正确的,但如果认为‘管资本’只是提升资本回报、维护资本安全,那还不够”中债资信工商企业二部分析师刘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杨凯生认为,企业经营发展过程中,应随时关注杠杆率变化,一旦临近或超逾负债率标准,就要设法以各种形式向其注入资本。

  ”顾建国对记者表示,“按理说短期贷款的利率更低,但现在很多短贷都放在表外,导致贷款最终的总成本甚至比长期贷款高”全国政协委员、中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常振明表示,在去杠杆方面,今后以债转股为主要方向”刘艳告诉记者,根据中债资信对公开债券市场发债主体全覆盖统计,2018年末钢铁行业的短期债务占全部债务比重为74%。

  债转股项目加速推进,是否会令“僵尸企业”存活更长时间?对此,郭树清明确表示,市场化、法治化推进债转股,不搞行政命令、不搞行政谈判,完全由当事各方自觉自愿协商谈判,中钢协在日前举办的2017年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也表示,今年重点工作之一就是全力推进钢铁行业去杠杆步入快车道,并希望在银监会等政府部门的支持下,尽快确定一批去杠杆的先行企业,除了“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此次政府工作报告还提出“推进资产证券化”“加大股权融资力度”等措施。

  去年02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提出通过兼并重组、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等方式降低企业杠杆率,助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对于具有稳定资金流、较大获利空间的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可以通过规范开展债券融资的方式鼓励扩大发展,优化其债务结构,在这一过程中,市场化债转股是重要举措。

  ”尤小平说,像南钢股份的债转股增资资金在今年02月底落地后,企业资产负债率较去年年底降低了近10个百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