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读书退休老人开设民间自己来电自杀

退休老人开设民间自己来电自杀

  原标题:他们是自杀倾向者的“摆渡人”,15年来“渡”了1万多次每当戴上耳机,王景娜就像来到另一个世界,2018年,他曾在海宁开设过浙江省首条民间自杀干预热线,并引起多方关注,▲图/视觉中国“从20楼跳下去,会摔死吗?”一个女声冷冷地说,2018年退休后,他在嘉兴地区申请了一个800的免费电话,有自杀倾向的人可免费拨打,用于挽救生命。

  不禁打了个寒战,不敢回答,2018年,由于经费紧张,这条自杀干预热线被迫停办”“其实,抑郁是可以治疗的。

  今年02月06日,他跟随妻子来到武汉,也打算把自己的爱心事业——开设自杀干预热线在武汉继续下去,“这是第一句,记者:自杀干预热线建立的初衷是什么?周舟:我住在海宁市盐官镇,是观潮胜地,每年来此自杀的外地人很多。

  “第二句,就聊到这吧,1984年夏天,我夜间带朋友去观潮,暗潮来了却不知道,被一位在此企图自杀的男人发现了,他叫我们“快跑”,等我们安全后,四处找他,却为时已晚,这是王景娜与心理援助热线中有自杀念头或正要实施自杀行为的高危人群首次接触。

  他们中大多数只是一念之差,是可以救回来的,15年间,这条面向全国的首个心理危机干预热线,一刻也没间断过,救助电话经常是后半夜打来的,我们经常熬夜接听。

  每当戴上耳机,王景娜就像来到另一个世界,记者电话采访了海宁日报记者王超英,他曾于2018年采访过周舟,“自杀是一瞬间的念头”“再给你三句话的机会。

  媒体也曾报道过该热线救助过几位自杀倾向者,这是一个20岁出头的女子,此时是凌晨零点,她告诉王景娜她正站在北京市某个20层公寓的阳台上,求助者70%是女性记者:求助电话是男性多还是女性多?周舟:70%都是女性,而这其中80%都是情感问题,多数是女性受到伤害而产生轻生的念头。

  “你说,我现在从20楼跳下去,会不会死?”女孩反复问这个问题,记者:在求助的电话中,有成功阻止自杀的例子吗?周舟:2018年,杭州有位姓张的安徽籍打工妹打来电话,情绪低沉,想自杀,尝试劝说回到屋内无效后,王景娜想要求助督导,却发现每个人都忙着接听电话。

  后来出来打工,认识了另外一名男子,却被对方玩弄,最后三句话没说完,对方挂断电话,偶然间,她看到我的救助电话,便打过来了,我将张女士接过来,进行几天的劝导,她想开了,走之前将硫酸交给我,并说“你救了我”

  连续打了六次,隐约听到自己心脏砰砰的跳动声,但是电话无人接听,有位男性求助者,因为生活困难,挫折太多,想寻死,我就帮他在嘉兴找了一份工作,再次聊天,那个女子的语气缓和了些,开始描述自己的感情问题,“活不下去了,忽然就很想从楼上跳下去。

  我的观点是“有人落水,不一定要是游泳健将才能救”,十几分钟后,王景娜感到女子疲惫了,她答应返回屋内睡觉,记者:学习过专业的心理知识吗?周舟:有的,一是通过搜集心理知识资料,二是向专家学习,我和海宁市第四人民医院的院长李鸿常交流,那是一家精神病医院。

  24小时之内,热线的随访电话又一次对该女子做了心理危机干预,一周、一个月、三个月、半年和一年,接线员都会对自杀高危人群做跟踪随访,建热线希望得到帮助记者:您为什么想在武汉建立自杀干预热线?周舟:我走到哪儿,就希望把热线开到哪,做热线光靠我一个人,是不够的,必须要有许多义工的帮忙”王景娜回忆。

  记者:现在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周舟:电话号码的开通,我希望救助热线的号码是好记的,比如里面有“95995(救我救救我)”等几个数字,但要开通特殊的电话号码很贵,目前还没有申请到,希望有人可以帮忙,那一次让她意识到,有时候自杀是一瞬间的冲动,那些来电者可能下一秒就去赴死,却把上一秒生的希望交到你手上,危机干预是有操作流程的,通过电话进行自杀干预也是危机干预的一种范畴,希望这些爱心人士去接受这些培训。

  “可能你真诚的倾听和安抚,就能让他暂时冷静下来,放弃此刻自杀的念头,这已经功德无量了,自杀是很严重的心理问题,如果处理不好,会对自己的心理产生影响,▲02月06日,北京市心理援助热线接线员正在忙碌地接听电话,分享到:

标签:自杀 干预 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