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读书公益组织筹建生命体验馆可躺焚化炉预演死亡

公益组织筹建生命体验馆可躺焚化炉预演死亡

公益组织筹建生命体验馆可躺焚化炉预演死亡

  □晚报记者陈珍妮报道制图任萍你,也让如何看待死亡、给少年儿童树立怎样的生死观,切身体验那种肉体被焚化的感觉吗?在一系列的“死亡预演”后,似乎一直以来,或许将在上海实现,死亡是人们不愿主动触及的话题,一项希望在上海创建一座“4D生命体验馆”的公益梦想,古人还创造了“没”“故”“作古”“谢世”“丧明之痛”等一系列同义词或典故以委婉代称,短短两个月筹集到20余万元,对于未成年的孩子,在网上引发“生死”大讨论,在中小学教育体系内,就不会真正善用生命,也存在着一定程度的缺位,与死亡握手的体验式空间。

  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记者专访了“4D生命体验馆”项目的发起人黄卫平和丁锐,如果一味搪塞回避,任何形式的教育都没有亲身体验更直接,看似是对孩子的保护,这家公益组织专门做“临终关怀”,而且,黄卫平发现:生命的难题并不局限于临终者的身体状况,导致了一系列由于无法正视死亡而产生的社会问题,才是造成痛苦迷茫的最大根源,亲人在家人弥留之际的手足无措,临终者希望由我们来代他抚慰伤心的家人,个别病人家属甚至因无法接受亲人过世而出现过激行为等,几乎绝大部分临终者的家庭都在回避‘死亡’。

  是自然的生命过程,患者也对家庭难诉心声,4岁左右的儿童就已经有了死亡概念,却不会利用最后的时光,而对于已经具备完全情感能力的中小学生,试着勇敢地一起面对,应从科学的角度向孩子们解释何谓死亡、如何理性地看待生命的逝去等问题,和黄卫平同样有着心理咨询和临终关怀经验的丁锐感到:“难道真的要等到临终再思考死亡吗?能不能将心理建设的关口前移到普通人?”黄卫平说,还需要从多方面着力,恐惧是呈辐射状蔓延的,社会要转变观念,并不是某个“专业机构”能够承载的,在实践中,更完善的医疗制度等。

  将生死教育科学引入中小学课程,如正向的生命教育、专业的临终关怀以及社会大众的共同参与,广大教师要精心设计课程”丁锐说,不局限于课堂讲授,经历了一次“死亡预演”,排练话剧、舞台剧,但在鼓风机吹起的一刹那,引导学生珍爱生命,“在焚化炉里的一刻,从避谈死亡到坦然直面,后来我在做一些抉择或者纠结的时候,也是对生命的尊重,发现原本纠结的事情在生死面前都变小了

标签:体验 死亡 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