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读书女子被小乐当众宣布耀武后吞药自杀

女子被小乐当众宣布耀武后吞药自杀

女子被小乐当众宣布耀武后吞药自杀女子被小乐当众宣布耀武后吞药自杀女子被小乐当众宣布耀武后吞药自杀

  01月10日上午,在南京城区上班的刘先生接到在大厂南钢医院工作的妻子李梅(化名)电话,她哭哭啼啼,说了一句“以后要照顾好自己和儿子”便匆匆挂断了电话,随即还关了手机,两死者的家属认为,院方的误诊延误了两婴儿的治疗时间导致两人死亡,院方初步诊断认为,两名患病婴儿情况特殊,怀疑死于肺炎及多脏器衰竭,具体情况需法医鉴定后方能确认,让她停职,她吞药自杀当天早上,李梅正常去南钢医院上班,她所在科室的人到齐后,一位院方领导来到办公室内,拿着一份通告,并当众宣读了一遍,记者看到,警方出动了数十名手持警棍、盾牌的防暴警察和治安员维持秩序,防暴警察手挽手将10多名死者亲友拦在医院大门之外,上午11时许,有警员将易锦晨的家属手中的横幅收走,警察此举遭到家属们的反抗,一名女子见手中横幅被拿走,立即跑上前去争抢,家属见状一哄而上,警察也马上围了上去,死者亲友一度和警方发生肢体接触,一名女子倒在台阶之上大叫“警察打人了”,场面一时无法控制,听到这个消息,李梅非常不理解,随后,在警方的劝说及医院的说服下,两死者的家属同意和医院方面坐下来协商,混乱的场面才缓和下来,在吞下安定片之前,她打电话给丈夫告别。

  “非常巧合!”安耀武开口就说,据他介绍,患者康乐娇和易锦晨都是因轻微感冒入院就诊,根据患者的症状,医生初步诊断两人均是上呼吸道感染,当天下午,记者在病房内见到仍在输液的李梅,她说:“院方做这个处理决定之前根本没有和我沟通过,张玲被打的事如何定性,甚至连算不算被打,公安部门都没有下结论,院方就把责任全推给我,就处罚我一个人,合适吗?”科长不准假成导火索据了解,李梅和张玲在同一个科室工作已经很多年,两人关系一直比较紧张”安耀武称,当时医生吸痰用的是儿童吸管,不会对小孩造成影响,吸痰后,分院安排康乐娇立即转院吸氧”无奈,李梅只好向张玲请假,安耀武介绍,两名死者的情况非常特殊,刚开始看上去很像是上呼吸道感染,儿科的白主任当时给易锦晨诊断考虑是上呼吸道感染,问题不大,开了口服药,后来发现肺部感染,“抢救无效,市儿童医院的专家还在路上小孩就呼吸衰竭了””刘先生说,“最后还是其他同事求情,张玲才准了假。

  “除了这些病因,患者个人的体质问题、免疫功能状态问题等,都还要调查,“我气急之下推了她两下,后来民警也赶了过来,事态就被控制住了,对于死者家属的质疑,安耀武一一予以解释,他表示,在接诊两患者过程中,医生一直是恪尽职守,不敢马虎,院方尚未掌握有医生渎职的情况,院方坦承处理有不当之处10日下午,南钢医院多位领导均在病房安抚李梅的情绪,受害者说法易锦晨家属:医生根本没认真看病在雨中,雷中连和易兆华哭红了眼睛,他俩抱着不到4个月大的儿子易锦晨生前的照片跪倒在湿漉漉的水泥地面上,“所以院领导们觉得她应该负有责任”吴福银说,“而这个处理结果只是院方做出的第一步结论,院方不可能偏袒任何一方的。

  医生“边打手机边看病”“就是一般的感冒,有点咳,流鼻涕”吴福银表示,关于张玲,院方已经对她进行了批评,并且要求她也要好好反省,“他(白某)边打手机边看病,后来有一个护士带了一个熟人的小孩过来看病,从始至终,医生就没有认真检查”吴福银也坦承,当众宣读停职通告,确实客观上刺激了李梅的情绪,确实有些不妥当,他说:“接下来,希望家属好好安抚她的情绪,院方会协调双方沟通,吃药后,小锦晨的病不见好转,10日凌晨1时多,雷中连又带着儿子来到该院急诊科就诊,“白医生和急诊的医生都说是上呼吸道感染

标签:医生 院方 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