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读书打工仔担心治疗费用过高拒进医院

打工仔担心治疗费用过高拒进医院

  南方日报讯(记者/朱晋)位于东莞寮成中路附近的霞边卫生站,挂牌“仁济医院”,实为一家超范围经营的卫生站,有时为了省钱就只能跑去小诊所看病,结果反而花得更多效果也不好,记者暗访证实,确实有从事人流的手术室藏身该卫生站,老板沈某对此并不否认,并称“我们这种小诊所,就是靠这个的”,据有关医院提醒,由于现在许多患者对医院存在着一定的恐惧感,认为进医院就是花钱,并对诊方资质的意识薄弱,让许多不正规的小诊所有机可乘,常常在吸引患者前去看病之后,让患者花更多的钱还不能将其医治好,据其称,她是学护理专业的,在医院实习过一段时间,可以应付一些常见的妇科疾病,到了该卫生站后,基本就被当做妇科医生使用。

  再加上扩宫让病人疼痛,事前却不告知病人,只有这样的黑诊所才做得出!”程小姐的朋友很气愤地对记者说,其中,内科医生1个、外科医生1个,妇科人员配置最豪华,有1个医生、1个医生助理、1个B超医生和1个化验医生,当程小姐问及有无更好的手术时,医生就说有保宫的无痛人流780元,保证完全无痛,消炎之后,两三分钟即可完成手术,黄小姐称,虽然外面打广告说一个人流只需百元上下,但实际操作下来,最少花费也要数千元,“我们那里有几个分解疗法,比如人流就分为无痛人流、微管人流等几种,患者出于自身安全考虑,大多会选最贵的那种;而且患者来看普通的妇科炎症,我们也会往严重的方面说,变相提高医疗费用”

  于是程小姐当晚就交了消炎费用227元(包括消炎针跟清理费)以及手术预定费用200元,“入职时候,卫生站的老板就向我介绍了薪酬计算方法:底薪4000元,其他都是提成,我做了2个月,每个月有接近1万元,妇科医生收入就更高了,每个月可达两三万元,第二天,程小姐到了卫生站,汪医生直接开单就让程小姐去付费,费用是830块,医生解释说,药水用量会多,需要清理的伤口也比较重要,据黄小姐称,即使是如此“高收入”的医生,也没有医生从业资格证。

  最后实在是忍受不了疼痛的她跑进厕所发现,她下体全部流出了血”黄小姐说,这在卫生站是个“公开的秘密”,“比如我是护理出身,在卫生站多工作一段时间,积累多点接诊经验,就能晋升为医生了,很多民营卫生站的医生就是这样出来的”,到了下午六点,医生前来询问程小姐情况,程小姐问医生:“为什么手术的时候还感觉痛?”医生支吾地说,那不是痛,便转移话题,这是一栋5层楼的建筑物,顶楼挂了一个“仁济医院”的大幅广告牌,看上去很像一家小型医院。

  后来,程小姐一直在大出,所谓的保宫手术无痛无出血,却是剧痛大出血,标价780块钱的无痛保宫手术,实质上用了1500多元,没有完全消炎,结果让程小姐后悔莫及,实际上,这是一家由福建莆田人投资经营的民营卫生站,老板为沈某和陈某,记者在村路口看到,在卫生站的路边有一幅很大的广告牌,上面写着“看专业妇科,我选上一好”,然而,按照黄小姐的说法,这些项目却是霞边卫生站的主要收入来源。

  当记者问及为何不用登记、挂号的时候,护士说:“我们这里不用,直接上去就可以了,记者发现,该妇科手术室的设置相当隐秘,紧挨着卫生站办公室,有专人来看管,手术室里面,B超等仪器就摆放在一边,同时一幅很显眼的广告牌放在楼梯口,其中一幅就是写着“意外怀孕了怎么办?爱她就选择双腔减压可视无痛人流术,对于卫生站的超范围经营,该卫生站负责人沈某在和记者聊天中并不否认。

  手术在全程可视下完成,无需扩宫,我们只是没有管好员工,让她离职后和媒体说了很多内幕,我想如果她以后还想进民营卫生站,应该很难,当记者向医生索要传单时,医生说,我们这里是不对外宣传”沈某说。

  电话里那个人还向记者打包票:下午做手术,晚上你就可以上班了,目前,黄小姐已经拿了陈某3万元私了此事,但对于卫生站的内幕,黄小姐称自己是“不吐不快”,目前,不少卫生所都超出了自己的职权范围,若一经查实,卫生局将会跟进查办

标签:手术 医生 妇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