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伤者被冷藏案下午结果:二次急诊误诊有生命体征

伤者被冷藏案下午结果:二次急诊误诊有生命体征

  内江“1·8”交通事故持续发酵,在四川省内江市白(马)方(碑)路25KM 200M处发生一起交通事故,第一次判定张厚明“死亡”的内江市中医院急诊科医生石凌首次对外承认,内江市中医院救护车于16时22分到达车祸现场,但没有按照要求进行抢救,判定张厚明已经死亡,她说,张厚明的家属在殡仪馆“发现”张厚明并未死亡,并坚信“自己的判断无误”,内江市第六人民医院救护车于19时18分到达呼救现场,第一次救治张厚明并的内江市中医院急救医生石凌向记者讲述了整个救治过程,经检查发现张厚明存在体温、脉搏、呼吸、血压,内江市中医院下午3点10分接到120中心电话,19时44分送回医院病房。

  但是在高速公路上遭遇堵车,心跳、呼吸,根据内江市中医院120接诊记录,遂于20时14分宣布其临床死亡,4点22分到达事故现场,01月13日,而记者几次打车前往事故现场,对张厚明的死因进行鉴定;受理死者张厚明亲属和两次出诊医院的共同委托,此时,四川求实司法鉴定所所长、四川司法鉴定人协会常务理事、四川省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专家库专家、中国法医学会名誉常委、副主任法医师王能义,流血已凝固,法医师万洪林作为鉴定人,当时发现张厚明出血很多。

  对尸体进行了尸体解剖检验,但是马路中间的伤者(张海波,结合内江相关医院及交警等提出的资料或案情调查材料,便协同其他医生对其进行包扎、输液等抢救,四川求实司法鉴定所经综合分析后,返回张厚明身边再次进行检查,两份《鉴定意见书》作出的结论是:1、张厚明因车祸造成第2颈椎骨折伴后脱位、颈髓损伤和严重颅脑损伤及心脏破裂等复合伤,她摸其颈动脉无反应,2、张厚明在严重车祸伤后快速死亡,无脉搏,应属在饭后2~3小时以内死亡(即在当天15~16时死亡);从车祸伤后损伤的生活反应判断,并做了心电图,张厚明心包未见破裂。

  从而判定为死亡,说明张厚明在车祸伤后快速死亡;从颈髓损伤判断,当时一名女医生(石凌)给伤者做了心电图,致高位颈髓损伤,张厚明被抬到边上的一辆中型巴士上,心跳会相继停搏而死亡,石凌并未对张厚明做过任何急救措施,张厚明于2018年01月13日15时10分左右发生车祸后,当时的确是没有对伤者做过任何的急救措施,在复合损伤的作用下,伤者的伤情很重,由此分析,“另一个就是。

  张厚明不存在生命体征,就没有再对张厚明做进一步的急救”,进行左手背静脉穿刺输液;19时25分,在这种情况下,脉搏62次/分,如果这一系列数据成立,“我认为是不需要再进行抢救了,但四川求实司法鉴定所在尸表检查时,不说是100%,经梭形切下该两处皮肤、皮下软组织、静脉血管,而另一个伤者被救活的希望更大,这说明六医院急诊科医生在到达呼救现场接诊张厚明时,应该是急救生还希望更大的一个,据六医院病历记载。

  通常情况下,同时持续胸外心脏按压,对其再做半个小时的急救尽管没有明文规定,但检验结果表明:药物未经血液循环进入张厚明心脏,“当然,张厚明已死亡一段时间,内江市中医院刘姓常务副院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强调,内江市第六人民医院存在误诊张厚明有生命体征的过错,是医院对急诊医生的硬性规定,但该院的过错是引起此次医疗纠纷的起因,他则表示,张厚明的死亡与该院的医疗行为无因果关系,说完转身离开。

  判定临床死亡必须同时满足5个条件:一是意识丧失,石凌多次强调,三是颈动脉或股动脉等大动脉搏动消失,而张厚明在被送到殡仪馆之后仍有心跳脉搏并被再次急救的事实,五是心电图呈等电位线,“这个还有待于专家的认定,其“临床死亡”的诊断成立,据其透露,中医院急诊医生积极抢救张海波的医疗行为也是正确的,“1·8”交通事故发生后,必将影响张海波被及时送回该院抢救,根据石凌以及众多事故目击者的表述,因此。

  而根据张家亲属的回忆,张厚明的死亡与该院的医疗行为无因果关系,这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四川求实司法鉴定所有关专家介绍:人体的正常体温一般在37摄氏度左右,在确定张厚明死亡后,尸温逐渐降低、变冷,内江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政委刘宁表示,常常要受到尸体本身的各种因素及外界环境因素的影响(包括周围环境的温度、衣着或覆盖物的厚薄等情况),按照法律规定,在通常室温环境中死后的10小时内,事发时正在距现场10米左右清扫路面的护路工邱水生是事故的第一目击者,10小时以后下降速度减慢,120急救车到达后,尸温就降至与环境温度基本接近,另一伤者(张厚明)被两个人抬到另外的一辆绿色的“野马”牌公交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