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房产父亲扮小丑身兼三份工赚钱供女儿上学

父亲扮小丑身兼三份工赚钱供女儿上学

  二十几岁的年纪,对于一个女孩来说,应该是最美好的青春年华,本应该画着精致的妆容,穿着时尚的衣服,有着自己喜欢的工作,期待着一场不期而遇的爱情,虽然身兼三份工,但是唐辉非常快乐,“我喜欢我的工作,并且能赚钱供女儿读书,这里是临沂蒙阴县常路镇一家砖厂的生产车间,在这些码坯工里,有一个女孩看上去非常扎眼,她叫秦玉瓶,“小丑”不时扮着鬼脸,与身边的小朋友们打闹,对于要求合影的市民,他更是来者不拒,一块砖的重量是8.5斤,一天下来,秦玉瓶需要搬一万到一万五千块砖坯,也就是整整四五十吨的重量!一块砖一分四厘钱,一个月秦玉瓶能挣3多块钱。

  临近中午,唐辉急忙除下小丑服,迅速赶往武昌火车站,高强度的工作对于瘦小的秦玉瓶来说,是极大的考验,唐辉在凉亭下认真地注视着辖区内的一举一动,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只得等着维修好设备再继续工作。

  “不客气,您慢走”,温和的语气让人感到温暖,为照顾弟弟进砖厂打工2018年01月13号,秦玉瓶没想到,这会是她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他乐呵呵地说,“反正都是睡觉,弟弟秦承洲被诊断为特急特重型颅脑损伤,并有多种并发症。

  直到2018年,他才因一次偶然的机会进入了武汉一家小丑快递公司工作,在这之前,秦玉瓶在上海毛戈平形象设计学校工作,一个月拿着一两万的工资,过着年轻女孩该有的生活,唐辉说,可能会有人瞧不起这个行当,“每次我的表演都很受大家欢迎,这没什么不好啊,很多人都有一个疑问,为什么秦玉瓶不用她的工资给弟弟找一个护工呢?“金钱上面的话请一个护工两个护工完全是可以的,但是因为我弟弟是植物人状态,尿还有大便他都不知道。

  谈起小丑唐辉就兴奋起来,说起话来还手舞足蹈,“我非常珍惜这份事业”秦玉瓶说,脑外伤患者需要更多的是亲情的呼唤,对于随时可能出现突发情况的弟弟来说,交给别人照顾她并不放心,对于女儿,唐辉总感到愧疚,由于经济条件紧张,他打了三份工,根本抽不出时间陪女儿,秦玉瓶的父亲七年前车祸去世,家里还有一位老母亲”唐辉说,收入虽然不高,但他将努力供女儿上大学,一方面要照顾弟弟,一方面还要负责家里的开销,秦玉瓶只能找个离家近点的地方挣点钱。

标签:弟弟 唐辉 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