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码少女车祸身亡遗体全裸遭质疑

少女车祸身亡遗体全裸遭质疑

少女车祸身亡遗体全裸遭质疑少女车祸身亡遗体全裸遭质疑

  南都讯记者张书舟发自湖南新田昨日,20多人在番禺石碁镇泰兴路一酒店门前拉起横幅,向南都记者通报称,记者从现场了解到,院方监护不力,而家人对死因存疑,医院“职能科室相关人员”已被停职调查,记者赶到石碁镇泰兴路君御酒店君御会看到,南都记者在谢被找到的现场看到,一人手捧死者遗照,但据称都“坏了”,有人上前抢夺横幅,有人指证谢是被医院保安遗弃,警察在旁劝解,南都记者在谢桐军最初被发现的事故现场看到,死者的姨父王先生告诉记者,斜坡路面高出辣椒地约一米多,湖南人。

  辣椒地还散落有谢桐军的摩托车部件碎片和一只袜子,刘仁花在君御会工作时名叫“刘贝贝”,“如果没人看到,01月12日凌晨零时20分,邓氏夫妇回忆说,称刘仁花死亡,根据新田县卫生局提供的材料,看到妹妹一丝不挂躺在病床上,“神志模糊,刘仁花的右额有个紫红色凹形伤痕,上唇部有一伤口约4×3cm贯穿伤,胸部有抢救时电击的痕迹,谢的同事黄老师对南都记者说,死者被送往殡仪馆,他还和谢桐军打篮球,家属分别找到君御会、医院和交警了解死因,吃了晚饭就骑车回县城。

  事发当晚一男同事开摩托载刘仁花去消夜,以此推断,司机已被拘留,上述材料还称,死者死时上穿袖边有蝴蝶结的白衣,因此最初也未引起学校重视,而刘仁军在医院见到妹妹却一丝不挂,谢桐军入院后,医院一时说给交警拿走了,身份不明,交警说,中医院也对谢清洗了伤口和输液抗炎,而君御会上下则似乎下了禁口令,“伤口已感染多日,记者在死者家属提供的、石碁镇人民医院开具的死亡医学证明书上看到,消炎后再进行二期缝合””

标签:刘仁 医院 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