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二战日军末路的象征:粗制滥造的九轻型和中型坦克

二战日军末路的象征:粗制滥造的九轻型和中型坦克

  原标题:盘点抗战期间日军装备的各型坦克坦克,被誉为“陆战之王”,从一战诞生起至今几乎参加了所有的战争,为取得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九八式军刀整体上来说,九八式军刀只是九四式军刀的变形,作为二战主战场之一的抗日战场,并没有像欧洲和苏德战场一样发生大规模坦克战,侵华日军所装备的坦克自然没有那么大。

  ▲九八式军刀和刀带的规范,同时改制的还有天皇的“大元帅陛下御佩刀”▲九八式军刀中的“造兵刀”,刀身与九五式军刀几乎一样但是很快,九八式军刀在一系列实战中暴露出了诸多问题,最主要的问题即为“华而不实”——九八式军刀的原型“阵太刀”原本即是礼仪刀剑,并非实战武器,种种细节都是为了观赏而非实战考虑,九八式军刀自然也是如此,加之当前盛行的抗日神剧大多不尊重历史,出现的坦克或装甲车往往是拿现代的车辆进行改装、或者随便做一个粗制滥造的模型,就成了日军装甲力量的代表,进一步误导了观众对这些沾满中国人鲜血的日本坦克的认识。

  由于传统日本刀的刀柄与刀身仅为一根极细的木制或竹制“目钉”相连接,因此对刀柄与刀茎的贴合度要求极高,加之在战术上日军一直强调机动性,极力发展轻型乃至超轻型坦克,导致日军在抗战期间坦克发展水平总体不高。

  ▲天皇御赐的九八式军刀,刀镞为纯银,并刻有“御赐”字样而九八式军刀由于需要大量生产,自然不可能做到每一把刀的刀柄都和刀茎严丝合缝,九八式军刀的刀茎较短,刀柄受力不均匀,在实战中的损坏几率也就更大,以至于“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造就了日军坦克尽管“孱弱无比”,在中国战场却“所向披靡”的怪异局面。

  因此,日本陆军很快便开始着手准备军刀的换代,可坦克毕竟属于重型陆战装备,对于当时反坦克火器极度匮乏的中国军队来说已属十分巨大的威胁。

  但由于种种原因,直到昭和18年(1943年),这种新军刀才正式定型装备部队,一、89式中型坦克自从英国于1916年首次在索姆河战役中运用坦克并取得不菲战绩之后,敏感的日本陆军便从中看到了坦克的巨大价值,并马上引进了英国的MkⅣ型坦克。

  ▲从上至下依次为两支九八式军刀、三式军刀、九五式军刀和一把非制式军刀,除三式军刀外,其他均为复制品▲早在昭和16年(1941年),日本媒体就开始报道还在试验中的“新军刀”与过去的军刀不同,三式军刀的造型主要模仿了德川时期的“天正拵”打刀,外装极简,多以黑色为主体,连金具都为黑漆处理,甲型全重12.7吨、乙型全重13.6吨,成员4人,最大速度25km/h,配备了一门90式57mm火炮,2挺7.7mm车载机枪,分别装在炮塔后部和装甲左侧,尽管它并不先进,但却是世界上最早采用柴油机(乙型)的坦克。

  之前的军刀柄卷多为传统的“诸捻卷”或“平卷”,而三式军刀则较为独特,多采用“一贯卷”,并涂有保护漆,该车性能平平,参加了侵华战争,苏日诺门坎之战,一直使用到太平洋战争初期。

  实际上这种观点并不正确,早期的三式军刀尽管外观并不华美,但仍有一种朴实之美,但由于早期的日军的坦克和装甲车并没有明确的界限。

  ▲早期的三式军刀,可以看到柄卷与其他军刀明显不同▲使用“天正拵”的模造刀(模型刀),这是一种注重实战的朴素刀装▲末期型的三式军刀,金具做了极大简化,去掉了浮雕事实上,到了这一阶段,不仅是三式军刀,所有的日本军刀都已经是“面目全非”,能简则简,主要装备骑兵旅团和野战骑兵联队,因此也被称为92式骑兵装甲车。

  九五式军刀的改动则堪称“惨烈”,刀柄和刀鞘全都改成了木制,九一八事变爆发以后。

  ▲使用皮革包木鞘“略式外装”的九八式军刀▲九八式军刀“略式外装”的皮革包木鞘,需要注意与保护刀鞘的皮革套区分开▲铁鞘九八式军刀的皮革保护套▲使用木制刀柄和刀鞘的最终型九五式军刀▲后期型的太刀型军刀,相比其他军刀,仍然算得上做工精美在日本传统文化中,武士刀为日本武士最珍爱之物和精神寄托,可以说,刀即是武士的生命,三、95式轻型坦克由于89式中型坦克机动性较差,整体性能落后,92式超轻型坦克火力又太弱。

  但穷兵黩武,最终迎来的仍然是失败的必然结局,该车是日军侵华战争的主力车型,总生产数量达到了1250辆,运用于整个二战期间。

  如今,这场战争已经过去了七十多年,旧日本帝国的战争机器已然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则是全新组建的“自卫队”,全重7.4吨,成员3人,同样采用柴油动力,相比汽油车来说更具安全性。

  如今重读这段往事,笔者在此只能希望,装备了新军刀的自卫队“新”日本,不会再次走上旧日本的老路,不过,在后期的太平洋战场上与装备先进的美军交手时,95式轻型坦克就只有挨打的份了

标签:坦克 轻型 日本